JP Business Theme - шаблон joomla Книги

一所没有老师的学校,如何成为教育传奇?

作者:Jerry on . Posted in news

-01-

有这样一所学校,她不是在梦里,不是在电影里,不是在哲人的空想里,而是在真实的世界里。她不是传统学校的变种,不是蒙台梭利学校,不是杜威学校,甚至也不同于夏山学校——虽然有很多人将两者拿来作类比。

有这样一所学校,在这里,没有班级、没有课程、没有考试,甚至连老师也没有,他们叫工作人员。如果不完全摒弃脑海中一切关于学校的主流思维模式,不打破心中的一些关于教育的先入为主的观念,你完全无法想像学校居然可以是这个模样。

如果用四个词来描述这所学校,那么最适切的是:自由、尊重、责任与支持。如果一定只能选用一个词的话,那就是:自主。

她是一所学校,更是一种态度。瑟谷学校,一个教育传奇。

本文根据《瑟谷学校传奇Ⅰ:童年的王国》前言、序言整理。

华东师范大学出版社为思想潮供稿。

-02-

在瑟谷学校,孩子们自己决定一天怎么过。不管多大的孩子,他们做什么,什么时候做,怎样做,在哪里做……都由他们自行决定。这种自由是学校的核心精神,是属于每一个学生的不可侵犯的权利。

学校的基本理念很简单,那就是: 人人生来好奇;自发的、基于兴趣的学习才是最有效、最持久和最深入的;每个孩子都富有创造力,只要被允许,每个孩子都能发挥他们的独特天赋;混龄有利于孩子的成长;自由是形成个人责任感的前提。

在这里,孩子们的一切活动都是自发自愿的。他们自己创造学习条件,充分利用学校的环境和设施,并寻求工作人员的帮助。在这里,孩子们被充分信任。他们被视为独立的、有责任感的个体。

瑟谷学校创办于1968年,占地10英亩,毗邻广阔的自然保护区。校园内的小池塘可以钓鱼,天寒地冻时可以滑冰。老旧的石头房子和谷仓整修过后,看起来更像一个家。学校的氛围轻松、自然。

一天里的任何时间,孩子们都做着自己想做的事。一般说来,这在其他学校是看不到的。但孩子们乐在其中,极其投入。很多时候,大家根本没觉得自己在“学习”。重要的是做自己想做的,学习只是个副产品而已。

校园里,成人和孩子自由扎堆,一片生机。有人聊天,有人阅读,有人玩耍。有人在影像室冲印照片,也有人在上空手道课或在舞蹈室的垫子上玩儿。有人在木工房做书架,或边做锁子甲衣边谈论中世纪史。也有人在玩音乐,另一些人在听。可能还会看到有人在学法语、拉丁语或代数。要是没看到人玩电脑游戏或国际象棋,那倒是挺稀奇。办公室里有人在做行政工作。有人在玩角色扮演游戏,还有人大概在排话剧。大家聚在一起时会交换贴纸,甚至午餐。有人在卖自制披萨,赚来的钱会用于一个项目——买个新的烧炉或出去旅游。艺术室里,有人画画,有人缝纫,有人涂色,有人在用转轮或手工制陶。

无论室内还是室外,不论天气如何,孩子们总是开开心心的,忙个不停。有人扎堆聊天,也有人独处一隅,安静地读书。

许多人首先注意到的瑟谷的一个特点就是沟通很容易。不论长幼,大家都相互尊重,在一起轻松自然。学校给人的感觉怡然自得——一种自我激励的人或集体才拥有的自信。校园里从不安安静静的,总是热火朝天,但热闹中自有秩序,毫不混乱。

孩子们做自己想做的事情,但并不避难就易。实际上,他们非常喜欢迎接挑战;他们知道自己的优势和弱点,并尽最大的努力来改善自己。在他们轻松愉快的外表下,是对自我成长的严肃负责——就连6岁的孩子都知道,他们对自己的教育负有全部的责任。他们也敏感地意识到,世界上其他地方的孩子未必有这种自由,或被允许这样自我负责。

学校里没有课程表,但哪些东西需要学习,却是很明确的。孩子们学习了解自己,表达自己的需求,并满足它们。他们学习思考伦理问题,学习专心致志。他们学习不断尝试,享受成功的喜悦;也学习尝试,失败,然后再尝试。

学校采用传统的新英格兰全镇大会的模式管理,所有日常事务均交由每周的全校大会来决策。会上,每个孩子和工作人员都有投票权。任何有关行为准则、设施使用、费用开支、人员招聘的事宜都可以拿来辩论,最后由大家投票表决。这保证了孩子们能完全参与到学校的管理中去,并对校园生活质量负责。

违规行为由全校大会的司法委员会处理。全校人员均可参会。司法公正是瑟谷的一个关键特点,也让孩子们对学校充满了信任。

学校会给适龄、合格的学生发放高中毕业证,前提是该学生能证明自己是个能为自己负责的成年人了。毕业生们会去全美各地或国外上大学。大多数学生能被自己的第一志愿学校录取。还有一些直接去从事商业、艺术、工匠和技术行业的工作。

所有这些,不过是为了展现这样一所学校的真实:这里,自由被珍视,人与人之间相互尊重,成人和孩子和平共处;这里,生活即学习。

在这样一所学校生活,会是怎样的一种体验呢?瑟谷学校于1986年发起了一项口述史项目,对其毕业生们进行了一系列深度访谈,以了解他们对自己的学校生活的看法,希望能重现他们昔日的学习和玩耍、他们曾经的感受和行为,以及他们彼此之间的互动,等等。也因此,这些访谈必然包含大量的已为成年的学生们对昔日校园生活的反观。

访谈总共进行了三四十次,时间跨度若干年。除了其中两个,所有访谈均由汉娜·格林伯格进行,内容由敏丝·萨朵夫斯基和丹尼尔·格林伯格整理。每个学生的访谈持续好几个小时。访谈对象既包括在瑟谷度过全部学校生活的学生,也包括那些在不同时间进入瑟谷,以及在瑟谷待过不同时长的人。

《瑟谷学校Ⅰ:童年的王国》由这些访谈集结而成,旨在向大家展现作为一名瑟谷学生的独特感受和经历。为了保护隐私,所有学生均采用化名。这些访谈内容宽泛,有时难免显得凌乱,但作者着重于提取那些能真实再现瑟谷学校生活的材料。

让作者们无比吃惊和开心的是,这些访谈,也即这本书,向大家展现了一个真正的童年魔法王国,其中充满了生命的激情,以及喜悦和失落、成功和失败、挑战和梦想……它不仅将这些一一展现在世人面前,还有学校创办者们重生的信念,那就是: 当我们尊重人性,还它自由时,它是多么地美好!

摘自《搜狐新闻》